《我们十七岁》把几个咖“虐”得很惨这就对了

2020-06-07 18:45  来自: 未知

  追的理由很简单:1、这档节目从定艺人到拍摄再到成片,我都有意无意地看到了过程。初看时觉得不咋地,没啥期待。等到播出后再看,超出预期。2、节目内容确实很搞笑,解压。

  如果是圈内人,肯定听过一个叫《重返18岁》的节目。谁也没想到,这个名字后来被改成了《我们十七岁》。小了一岁,可不是随便弄弄的。

  节目里有一道题让人印象深刻,“请问花季雨季代指哪两个岁数?”唱过《十七岁的雨季》的林志颖,居然也没答对,全场一片嫌弃。

  回到节目名字所延伸的理念,为什么不用“18岁”?从法律层面上来说,“它是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法律界限,18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,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。”而“17岁”,这如梦般的雨季,代指“开始有情感的触动,开始了解责任,如雨一般起伏。”

  几个“老帮菜”冲破年龄的不可逆性,开始回溯那懵懵懂懂、如梦如幻、忽远忽近的“17岁”,为节目出现的搞笑、真假、尴尬、无知增加一个能理解可原谅的借口。

  节目主线岁时应该要做的事”,以六个明星帮助其中一个人完成愿望为动机,进行旅行。这个模式与《两天一夜》原版差不多,日期的限制加上选择题(吉不吉)贯穿始终,再配上环境的不断变化,给观众一种形散神不散的观感。整体立住了。

  要知道,“男团”类型的节目实在太多了,典型的就是《极限挑战》、《了不起的挑战》。本来觉得经典在前,无法超越,但现在我不这样想——只要坚持,还是能玩出不一样的。这个成功,外人不知道,可对于浙江卫视本身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:面对流水一样的制作团队,也需要形散但神不散的“后备军”啊;面对越来越难凑齐的明星组合,也需要一个可靠的备胎。

  户外真人秀中常见的明星用法,一般是这样的:固定嘉宾内部化学反应强,兄弟感爆棚,少量搭配外来嘉宾,比如《我们十七岁》、《了不起的挑战》;固定嘉宾搭配外来嘉宾,形成能合能分的局面,重在组合出新感觉,如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极限挑战》。

  通览现在的明星群体,如果还想找一个没用过的“香饽饽”,已经很困难了。但是没办法,节目又得做,怎么办呢?1、老树开新花,只能说别人没用好综艺感,自己肯定能妙手回春。2、重新组合再搭配,玩出新花样。

  以前真觉得“跑男团”少了Angelababy就不行,自从加了个迪丽热巴后,好像也能接受;以前真觉得《了不起的挑战》换谁都不行,后来平台更换,新加了几个明星好像也磨合得不错……还有一档没播的节目,陈小春、包贝尔、潘玮柏、段博文、孙坚、谢彬彬这几个人搭,也能玩得很嗨!实在没想到。

  说回《我们十七岁》吧。郭富城、孙杨、华少、林志颖、范明、韩东君是主要嘉宾,年龄跨度、演艺属性、文化差异、性格搭配、脑力体力协同等方面,组合在一起还挺“聚气”的。

  华少,在节目中演了一个与之前雷同的角色,看得出浙江卫视确实是娘家。主持功力不用说,这个担当还是挺重要的。另外,其之前录制大量美食节目留存的经验,在《我们十七岁》中充分发挥了出来,历史背景、文化解读、美食技巧、民俗亮点等,说出来后能增加好感度。

  郭富城,从“天王”到“逗比”的变化,为节目拉了不少稳定观众。“原来郭富城是这样一个人啊”,大概是不少观众看完节目后对他的新感受吧。

  孙杨上过太多综艺节目了,《线》其实没有给《我们十七岁》加多少分。这档节目中,他塑造了一个情商一般、爱吃、很耿直的形象,简直就是本色出演。不过与郭富城组CP,还是蛮有爱的。

  林志颖的孩子大了,他也要从《爸爸去哪儿》中的好爸爸形象往前走一步了。《我们十七岁》里温文尔雅、肯拼的一面,展现得还不错。

  至于范明,谁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“滑仔”。作为全民知道的老牌明星,其受欢迎的程度还是体现在电视机前,因为网络上的小年轻觉得他“太装了”。

  新人韩东君,光靠裤子开档两次,就令人印象深刻了,这也是韩国《跑男》常用的梗。

  除了这六位,节目里还来了两个新面孔。林志颖、孙杨因档期问题缺席节目,所以才有了张亮、欧弟的代班。事实证明,《我们十七岁》原来的团队还是很有默契的,就凭张亮、欧弟那副想彻底融入的劲头,就知道原装货的品质可靠。

  整个节目的外来嘉宾少得可怜。于荣光、邹兆龙这样的生僻名字能与综艺节目挂钩,也是没想到。至于华少苦苦期盼的女嘉宾,在第八期时终于来了。陈瑶、王妍之、海陆、周奇奇一大批三四线女明星其实也没沾啥光,除了外部环境太原生态没有给这些女神美化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是——这几个老爷们玩得太嗨,把戏份全给抢没了。

  节目开播后,网络上出现了这样的言论,“由于是XXX(冠名商)出钱,游戏就成了吉不吉系列,一个交通吉不吉就玩了三遍,晚饭吉不吉,睡觉吉不吉,胜负差别对待。看完感觉节目要扑街,游戏没新意,后期制作也粗糙。”如果这个网友追看了十期节目,估计会气得吐血:因为这个吉不吉系列,真的是从头玩到尾。

  整个节目的环节设置以“两天一夜”为框架,按照旅行的进程往前走——读嘉宾的愿望、开始启程、开车吉不吉、中饭吉不吉、晚饭吉不吉、睡觉吉不吉、早餐吉不吉、结束——节目内容概括起来,也就是这样。

  搞笑,是这几个明星本身应该具备的元素。但是外出的环境是安逸的,为了制造冲突与困难,于是就有了节目组人为设置的吉不吉。在选择题面前,就能看出输赢、智慧、妥协、谦让、感动等。

  本来,节目组选取的环境变化就很快,外加拍摄成本及体量的考量,选择用一个国外历经无数次验证的游戏贯穿始终,反而还能把节目的“好玩”给烘托出来。低成本,好效果,也是条路。

  每一期的大主题紧扣“我们十七岁”,以节目嘉宾的愿望初衷(肯定是节目组预设)去拉线,根据主题设计的小环节很搞笑也很贴合年轻观众。见过很多反面案例,节目弄到一半就变了,有些与主观众群不符,有些跟主题不符,有些甚至为了广告主而无底线妥协。跑得太远,别忘记为什么出发。

  规则就是规则,“虐”就“虐”到底,坚持不放水。范明输了游戏,与女明星就只能吃白饭,外加一碟青菜;林志颖输了游戏,只能吃虫配馒头;欧弟玩游戏把钱输得只剩几块钱了,郭富城把100块钱丢地上想“救济”,被节目组无情阻止……节目组的狠心很有必要,否则嘻嘻哈哈,明星的斗志就没了。如果明星每期都抱着“输了也不会太差”的心理,那观众弃剧是迟早的事。

  不过也有特例。有次夜里降温很快,只有零下24度,节目组把在帐篷里睡觉的郭富城、华少叫进了酒店,要不然真的会冻死人。不过出于不可抗因素做出的“变通”,观众还是能理解的。

  不好玩的镜头,干脆都剪掉。节目中有个游戏叫猜硬币的正反面。因为是室内游戏,笑点、紧张感完全没有。就连范明都不想看了,觉得“好无聊”。于是导演组把这趴全部咔嚓了。这也侧面反映了一个问题——面对复杂环境,节目组的游戏库还是要更丰富一些。

  节目组该抠的时候抠,该大方的时候还是很大方。有一期节目中,节目组包了一辆从重庆前往武隆的绿皮火车,62名热心观众与6个明星进行游戏之旅。这场面这互动感,很震撼。一列火车被包下来,这工作量可不是一般大,做过节目的就知道其难度;别的节目都是害怕粉丝参与,怕剧透怕不好管理,这个节目反而主动引导与包容,思路很新。其实,固定环境搭上固定的人物,是可控的,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。

  明星真正演起来了。做真人秀最怕生瓜蛋子,傻愣愣的,完了还发微博骂。但《我们十七岁》里的明星是真的在演,用一个细节来说明吧——某期在海岛上玩游戏,明星们下船就看到了节目组藏起来的物品,导演赶忙阻止。林志颖这时道出了真相:放回去,这是后面的游戏,提前曝光的话,怕节目素材不够。你挖坑我来跳,节目组与明星心照不宣。哈哈哈!真是笑死人。

上一篇:我们十七岁


产品展示

产品展示

更多>>

新闻动态

更多>>

相关产品

相关资讯 更多>>

,专营 等业务,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,
联系电话:

CopyRight 版权所有: 技术支持: 百度
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

分享到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