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的作用是什么我们为什么需要电影?

2020-05-29 08:11  来自: 未知

  每一部影片中主人翁的遭遇,或多或少都映射出了我的前半生。它塑造了我的人生观。以至于我这样爱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人,也开始重新审视自我,我开始了解我自己。明白了自己身上缺少了怎样的特质,也懂得了我本身就拥有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闪光点。发现了我的阴暗面,也看到了自己内心的纠结与拧巴。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,也明白了对自己最重要最应该珍惜的事物是什么。同样它也适时的鼓舞我度过生活上的难关。不夸张的说,它让我的心态变得成熟,我像是一个看尽世事潮起潮落的老人,海浪的声音一直在我的心里回荡,一切触碰到灵魂的情节与对白便在我心底泛起了涟漪。

  此片主题比较隐晦,许是因为得到《鬼子来了》被三年禁拍的教训,姜文导演这次算是站着把钱赚了。

  我是一个平静自律和向往稳定生活的人,过于严谨。经常爱把自己限制在各种条条框框中,不允许自己的生活出现任何计划之外的偏差。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勇气像这样放肆,这也许就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吧。所有的人物性格,都是我所不具备的,甚至说是和我完全对立的。我比较好奇,从他们眼里看到的世界是不是和我不一样。

  毕竟人们最终都会向现实和生活妥协,过上平淡又普通的日子。比较可悲的是老了以后回想从前,竟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那样疯狂和年轻过。是不是枉来世间走一遭。

  回到电影本身,有两个画面着实惊艳到我,相信看过它的童鞋们应该一辈子都忘不掉以下两段情节。

  附图《无问西东》此片褒贬不一,不过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。毕竟艺术没有评判标准。越是充满争议的,就越有价值。以下,最喜欢的两段台词。“人们把自己置身于忙碌之中,有一种麻木的踏实,但丧失了真实。你的青春,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。”“什么是真实?”“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做什么事情,和谁在一起。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,也不羞耻的平和。”“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就这不过些日子,你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所希望你在意的东西。”

  看到一位老师写:我想,除了那些称霸院线的类型电影和商业大片,你一定也会希望在电影院里,看到一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,看到一些表现平凡的人的、贴近现实的作品。

  因为,这才是我们的生活。也只有透过这样的生活影像,我们才能对自己的生命进行关照。

  许多人有时候和我聊电影。大多热爱王家卫或贾樟柯,怀念港片黄金时代;或是双眼发亮的提出“红白蓝”三部曲与其它我没听过的电影名称。

  爱到微笑面对编剧随心所欲的剧情行进、将抖包袱讲段子当成故事的漫威。像一个妈妈微笑看着自己家的熊孩子说:这孩子啊,就是调皮了一点,心不坏。

  漫威太清楚观众要什么。寡姐面容姣好曲线玲珑,一众男英雄甚至小蜘蛛都有恰到好处的肌肉,正义永远必胜,更清楚的认识到讲段子是正事。

  浑浑噩噩的工作糊口,或是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的我们,并不多想从电影里汲取自己所需的养分,只想走出电影院时一身轻松开心快乐。毕竟,我要是那么上进那么热爱艺术,买本书或是习字作画不是性价比要高得多?

  蔡明亮:我自己其实老是觉得说电影其实是一个“看”的艺术,特别强调“看”的概念。包括演员的头发,风吹来头发会动、或者一个阳光突然洒进来又突然消失掉。我觉得那个都是别的艺术里不能表现的。

  所以蔡明亮电影里有吃七分钟梨、吃十二分钟鸡腿这样的片段,于情节有无益处、到底在将什么,都有各自的解法,这种无为之为的生活气息反倒成了主角。

  我以为,艺术片将这种“状态”看的极重,在蔡明亮电影里看中的状态是生活气息,到了别处可能是氛围、情绪,或任何别的。

  因此,我们大可不必追问深意何在,毕竟我们看电影的大多数场合并不在某某研讨会上。

  在电影里找到自己喜欢的状态、新鲜而良好的体验,就可以一拍大腿,说:好电影。

  流连兰桂坊歌舞升平,推杯换盏在微醺里收获快乐。打一场势均力敌的球,酣畅淋漓强身健体。去电影院看好莱坞发展多年极为成熟的类型片,尽管谙熟编剧套路,仍不亦乐乎,心满意足。

  无论哪种取乐方式,都没有高低贵贱。电影也是,无论类型片还是小众电影、艺术片,都不分高低贵贱。

  小津的书架上没有“成功的101种方式”,也没有“三分钟学会广东靓汤”,倒是偶尔掺杂了来源不详的老书,和看上去就很深奥的哲学、文学、电影类书籍。我能看下去的书不多,即便《金瓶梅》对于习惯白话文的我也没多大意思。

  小津的店主猫姐是一位看上去就很有教养的女士,言谈温柔得体,常表现出充满活力的好奇心。她的小津书店,实质上是一个深圳文艺栖息地。

  有一回在小津看一部纪录片,有关片子的信息全不记得,粗糙的写实风格与落寞感倒是刻在了脑子里。彼时我还在读高中,胡子总刮不干净,为人比现在还讨人厌三分,竟然坐在沙发里憋着尿看完全片。

  片子讲山林中以伐木为生的一群人。政令已下,封山护林,这是他们还能伐木的最后一个念头。导演与伐木工人同吃同住,工人在镜头前坦然自如,你能想象的东北方言脏话在镜头前都不遮不掩,甚至于他们的身体也坦坦荡荡,镜头前穿着不成形的三角内裤也行。那时候我看的书比现在还少,人比现在还傻,比现在还爱超级英雄,却情不自禁的难过了起来。

  导演怎么做到融入他们生活中像不作声的空气,那些放缓了的节奏深意何在?自然、人类,那么大的题,放在那么小的一举一动里。思虑太多,想不通透,在自己尝试拍摄之后才发现他不在乎糙不糙,他只是想讲话,也想听别人讲话。而我拍,是真糙。

  而后又去小津看了几次片子,放映结束后猫姐或朋友们会简短的介绍片子、谈谈感受,主导一场小型的讨论。绝大部分时间里我听年长我许多的人们畅所欲言,受益匪浅。相比于大学里温和客观的老师,小津里那些有知识的人往往爱憎分明的多,同时旁征博引讲述自己的感受,让听话的人觉得舒服极了。

  它让我开始相信且尊重电影,在不离漫威的同时,也深爱《刺客聂隐娘》这类无聊片。

  类型片做好了像打穴的高手,对你周身穴位了然于心,出手就要见效,要你笑、要你痛。

  好的电影,往往能带人到平日难以捉摸的细微处,但不求《人在穷途》结尾式的强行发人深省,只求自省。人只会自己领悟,只能自省。

  参禅一世仍混沌的大有人在,朝闻道夕顿悟的也有先例。我们去看电影,终究还是去找自己。不过是选择了电影这种方式而已。

  2018年,在中国,看1948年意大利的《偷自行车的人》,仍不觉遥不可及。

  这是电影之所以可以是艺术的佐证,它所承载的东西不为时空所动,不为地域人情所动,导演把灵魂放在了里头,尽管没有“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糖”这样的金句,仍教人铭记。

  这是一篇来自【翻转电台】主播李厚辰的文章,谈论“电影在今天对我们意味着什么”,他认为,今天已经是一个消遣与严肃平行的时代,电影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但类型电影,正在逐渐扼杀我们的好奇心,也正是如此,我们更应该提出说:请珍惜电影。

  上一篇关于《寄生虫》的文章,我提出一个观点:“2011年《一次别离》后没有好电影”,有读者难以认同,也因此希望我给出我的一份影单推荐。

  但我觉得仅仅提供一个影单实在意义不大,现在各种电影推荐铺天盖地,比起这些电影是什么,“这些电影为何好”可能更值得一说。

  另外,“为何好”当然与“电影”在我们生活中的角色高度相关,以及我是如何看待“电影”这种媒介形式。

  我的核心观点是:珍惜电影,因为电影是少有的能让我们“改变”的契机,而“改变”在今天实在是太难太难。

  看到这里,我想一个很直觉的疑惑就是:你说的是什么“改变”?为什么我们要“改变”?

  不需要列举票房或银幕数据,电影无疑已经成为最主流的娱乐方式,在当今城市人的生活中,电影实在扮演重要角色。但这个“角色”是什么,是一个值得好好思索和玩味的东西。

  有一次我在星巴克不小心听到旁边一对男女聊天,他们大概是相亲见面,正在交换彼此的生活,当然不可避免聊到电影(我想这也是电影扮演重要角色的一个旁证)。

  他们很快就电影的问题达成了共识:都不喜欢文戏,不喜欢文艺电影。当时正是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上映之时,他们也都各自看过了这部电影,也是一致地大呼上当。他们还谈到对漫威电影的喜爱,还谈到在B站以高倍速观看电影的经历。

  你可能认为我又要来进行一番现代性娱乐批判,那实在没有必要,也陈词滥调了。批判人们“缺乏耐心”或“过度娱乐”的文章很多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人们点赞并转发这些文章,在人前聊着电影大师,经典老片,回家还是以高倍速在B站刷娱乐电影。

  所以今天完全不是要写上一篇占据“鄙视链”高位的电影文章,然后我们大家在这里击掌相庆,过过瘾。我要说的比这更复杂一些。

  在星巴克听到的这个例子很直白,在今天的主流语境下,也是一种“消极文化”的叙述方式。但换个叙述方式,立即就是个更好接受的版本,就是上一篇《寄生虫》文章最高赞的评论,评论的内容是:

  “作者(注:指的我)应该不是电影行业从业者,商业电影编剧有固定模式,这个片导演自己说了,是个类型片,也就是商业片,本身没指望拿奖,背后资本一来二去拿奖不能怪电影本身,类型电影不该引来这么大偏见。”

  言下之意,我上一篇对《寄生虫》的批评过分了,这片的定位就是“类型片”,为何要以非类型片的方式来要求?这就如同说,我用日料的标准来评价川菜,嫌川菜口味太重,是有失偏颇的。

  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绝大多数电影的特征,是司空见惯的。很多在今日司空见惯的东西,远没有它看上去那么平常合理。

  类型片当然是好莱坞产物,其起源早自1930年代,那正是大萧条的前夜,很快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因为大萧条而打响。

  彼时好莱坞一片繁荣,竞争激烈。精明的发行方想出一个在今天依然有效的促销策略——“买一赠一”,即Double Feature发行制度:一张电影票,可以看两部电影,第二部短小一些,预算较低,但是依然精彩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B级片,“B”的命名来源于电影记录磁盘的A面B面,当时附在正片B面的短小刺激、用于搭售的电影,是类型片的起源。

  这些电影预算少,时长短,但必须娱乐性十足,不然也无法完成搭售价值。请注意,“高效地提供具有娱乐价值的内容”,几乎必然地意味着“套路化”,早期的电影套路(类型)由此产生,例如西部片、惊悚科幻、恐怖片,这就是最早的类型片。

  在好莱坞的体系内,与B-MOVIE类型片相对的,是Arthouse Film。这里“art”没有“艺术”的意谓,实际上在西文传统里“art”更多是指“技艺”,像人文教育之“人文”就是“liberal arts”,在这个词汇里面与艺术完全无关。

  Arthouse Film就是指那种技术精湛,具有开创性的电影,可想在1930年时代,还未有成熟的电影工业,凡是大手笔投资的电影,都具有极强的开创性。

  例如迪卡普里奥主演的《飞行家》,所描绘的就是美国航空大亨霍华德·休斯,他在1930年极尽奢侈的电影《地狱天使》就是一部极具开创性的电影,可以说是今天“战争”类型片的开创者。

  电影确实可以分作“类型片”和“非类型片”,在娱乐性电影受众最多的地方,当然需要批量性地生产“类型片”。我们熟悉的例子是印度宝莱坞,更熟悉的例子是前两年风靡的“网大(网络大电影)”,各视频网站的网大都是十足的类型片,在其中甚至可以单独列出“西游魔幻”这一细分类型。

  类型片本是电影序列中的“低级产物”,我们听过不少B级片出生的导演,摸爬滚打也要进入Arthouse的序列。之前观看类型片,也是难登大雅之堂的,这是人们不值一提的消遣和爱好。(我知道现在有很多B级片爱好者,看到这里肯定已经要暴跳如雷的为B级片正名了,你们先等我再多说几句。)

  电影再不是“具有开创性的电影”到“搭售的娱乐电影”这样从高到低的序列,在今天,“提供娱乐价值的类型片”和“提供所谓思想价值的非类型片”不过是两种平行的类别。

  这是消遣与严肃平等的时代,消遣和严肃仅仅是两种平行的趣味,或是一个人不同时期的不同需求。

  还是用饮食的比喻,就像是一个人这段时间好吃咸,下一段时间好吃甜,甜咸并无高低之分。

  在这里,我上一篇文章是何种“偏见”就清楚了,这就是一种“非类型片更好,非娱乐性电影比娱乐电影更好”的偏见。

  可以看出,从一种高低序列,到平行序列,其原因不是因为80年过去,“娱乐”发生了什么变化,获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价值。当然是因为“非娱乐”在过去有巨大的价值,到今天,这个价值我们已经感受不到了。

  严肃的东西有什么价值?在今天有一种流俗的观点,认为严肃之物,或是艺术,对人有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,艺术的功能是一种熏陶和感染。

  可是在我看来,这是“艺术无用论”最后的遮羞布,实在编不出严肃之物与艺术的作用,就辩称虽然你看不到摸不着,但其实在悄悄地发挥着最大的作用。

  人们有没有接受这套说辞呢?我想大家已经用脚投票,彻底地证明了。在艺术从业者还羞羞答答地主张这种隐秘的、感应式的作用时,人们早已抛弃了这套玄学。现代生活充满了可以立即起效之物,娱乐电影可以让人当下感受乐趣,游戏、美食亦是,而且它们越来越快,越来越密集,密集到抖音这样的程度。

  也别觉得“娱乐”一定是嘻嘻哈哈,“娱乐”也可以让你哭哭啼啼,很多极尽煽情能事的灾难、爱情类型片,在里面声光电全开,让人哭出来,同样是一种娱乐。

  也别觉得“娱乐”一定是笑或哭,很多极尽“符号搬弄”能事的犯罪、剧情类型片,在里面起承转合,让人看完大呼“烧脑”,感觉自己智商似乎比旁人高出几分,同样是一种娱乐。

  也别觉得“娱乐”一定是一种完全自利的情绪,很多看上去揭露社会问题的电影,在里面悲伤的疾呼,让人看完大呼“天道不公”,感觉自己社会责任心雄雄,同样是一种娱乐。

  这些都不需要“潜移默化”,都是直来直去的情感,不管是哭是笑,是聪明还是一种自感伟大的陶醉,娱乐可以给人这么多东西。哪还轮得着“潜移默化”来发挥作用。

  你可能开始觉得我胡搅蛮缠了,为什么把“烧脑的”,“感动的”,甚至“责任心”的,都叫做“娱乐”?

  我想更进一步,提出一个有点难接受,但非常典型的例子了。《我不是药神》为什么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娱乐片,和《寄生虫》一样。

  人人都知道病痛的可怕,生命的可贵,在严格的法与情感的人命之间,主角给病人带来“生”的可能,这是一种“善”,和这种“善”相比,走私的“恶”显得并不重要。

  这是看完电影后,人们会得到的新观念,还是看电影前,人们就早已经知道的东西?

  电影仅仅是将这个东西以更激烈的冲突和更煽情的情节予以呈现。《寄生虫》也是一样,富人看不起穷人,穷人也非善类,有道德瑕疵,这是人们看电影得出的新感受,还是看电影前,人们早就明白的?

 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类电影都是“娱乐”的原因,《前任》中的“爱情真苦”和《我不是药神》中的“病人真可怜”、“小人物真伟大”才是平行的东西,这是人们在生活中最表浅的“担忧”和“自我感动”,电影将其呈现,让人在影院高潮连连,像是得了人生的大感悟。

  然后呢?有什么新东西吗?请问《我不是药神》中有任何令人困惑的情节吗?哪一处剧情让人难以理解?

  如果所有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被我们理解透了的“社会现实”,里面自然不会有新东西,没有新东西,当然我们也很难从中有任何改变。

  我想请诸位回想,你可曾看过什么让你有些疑惑的电影,不是那种故弄玄虚的cult片。如果看过杨德昌电影《一一》的人,应该明白我说的那种疑惑,那种模糊但确凿存在的,一片庞大氤氲的水气。

  但现在的人不爱水气,爱骄阳。今天的人最好谈好奇心,怕是我们确实最缺乏好奇心。

  多了解几个漫威英雄恐怕算不上好奇心,开头我描述的那段星巴克对话,对文戏的缺乏耐心和所谓“文艺电影”的厌恶,其实是对“理解门槛”的厌恶。

  美队和敌人大打一架没啥难理解的,灭霸要毁灭一半的人,因为人多了就容易没了秩序(甚至有人认为这也挺深刻的)也很好理解。

  在我的观察中,今天的人的确没有好奇心,稍有理解门槛的东西,不管是书籍还是电影,甚至一篇公众号文章,他们都不想投入精力。

  当然,你也无法在流行着抖音、多倍速播放、网络小说的氛围里,苛求人们竟然还可以保住好奇心。

  这当然回答了2011年后好电影消失的原因,答案非常简单,因为我们失去了对新东西的兴趣,不再重视好电影带来的价值。

  类型片与非类型片仅仅是两种平行的“趣味”,没有高下之分,后者没有市场,前者名利双收。拍好电影“太不划算”。

  正如另一个我们经常听到的例子一样,我想观众也只会获得他们配得上的电影,没有好电影的真正原因,是观众不配,丧失观赏好电影观众的时代,自然是好电影消失的时代。

  我想我的观点没那么难接受,今天人们确实是一边以人类从未有过的密度娱乐着,一边深深地感受着娱乐后的空虚和无聊。

  娱乐的生活是扼死好奇心的,是“改变”的敌人,是一间舒适的“空调房”,那里面不光提供快感,也提供自我陶醉。

  当然我们也明白,在我们每一个热血上脑,每一个自我陶醉,每一个深感快乐的空虚时刻背后,也都有一个数钱的人,在我们的堕落和恶习上,构筑他的权力和王国。

  作为生活单调无趣的现代人,电影能够有什么作用?当然回答这个问题的思路已经蕴含在其假设中了,当代人经验极其单调,被封闭在资本主义晚期文化中,城市多彩纷呈但千篇一律。

  但它可能是电影吗?电影能不能为我们带来“新东西”?且不是一种“潜移默化”的难以感受的冲击,而是一种实质的影响。

  福柯有一部文集,中译本出版名为《福柯看电影》,在其中,他也表达了相当类似的看法(这将是下一篇文章的内容了)。

  我在最后推荐了十部电影,这些电影都对我起到了立竿见影的实际影响,很多甚至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选择。这里面没有特别偏门的电影,都是比较经典和脍炙人口的,肯定会有铁杆的电影爱好者认为这个推荐的“逼格”太低,不过我个人确实没有涉猎太过偏门的小众电影,也就很诚实地推荐这些吧。

  在下一篇文章之前,我希望你可以把前面推荐的电影看上两三部,因为下一篇文章中肯定会引用一些例子,看这些电影会帮助你更好地理解。而且所有这些电影,都值得一看再看。

  电影就是精神粮食,通过电影,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没去过的城市,看到祖国大好河山,通过影视,我们能看到,社会的某些现象,通过影视,我们感受到正能量,有些影视使我们开心,有些影视使我们气血澎湃,有些影视使我们伤心难过,有些影视警告我们,有些影视鼓励我们,所以我们需要影视

  我记得还是几年前的一个春节,当时有部很热门的春节档合家欢电影上映(具体名字忘记了)。我上小学的小弟闹着说要去。他爸爸特别没好气,看什么电影,电影有什么好看的。

  当时的中国电影市场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繁荣,民众的观影习惯也没有养成。四线城市的小镇上,看电影还没有成为常规操作。所以我小爹当时特别不解地问我,你说电影有啥用啊,不就是一堆人打打闹闹嘛,有什么值得看的。

  那时的我也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搪塞了几句,小爹还是拗不过小弟,带上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。那部电影用现在的眼光看依然算是表现出色。情节流畅,笑点密集。出来之后大家都很开心。我小爹对我说,你还别说,这电影还真好看,哈哈。

  之后,我们家基本形成了每年春节都要去看几部电影的习惯。大家好不容易过年团圆,聚在一起欢欢笑笑看场电影多好。

  写了这么多,好像也没有真正谈到电影有什么作用。其实电影,从来也不需要被提到一个很高的位置,被赋予高大上的意义。

  电影的作用,首先是服务其观众。我们需要电影,是因为我们都要从电影中获取我们想要的东西。对小弟来说,电影是打打闹闹很刺激,包袱一个接一个很搞笑。对小爹而言,电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很幸福。哦对了,一起看电影的我妹,逐渐对影视制作产生了兴趣,现在看到一个镜头都会琢磨是怎么拍出来怎么剪辑的。前几天我问她,明年高考结束想要报什么志愿,她说想要报传媒,因为觉得当一名剪辑师很有趣。我想这就是电影的作用吧。

  举几个例子吧,如果我没有看过《熔炉》,我不会明白原来有一些人活下去就已经很不容易。

  当人们心中学习知识的圣堂成为困住那些孩子的牢笼,洗衣机也变成了一种折磨人的刑具。死亡反而是那些孩子的解脱。就连维护正义的法律在这个案件面前抛弃了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们。一切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对吧,但是确实是这样。在不完善的法律面前,恶人作恶不需要付出代价!这可能是漏洞下千千万事件中的一例,触目惊心的一个例子。但是,影片之外的呢?

  这是一个由真实事例改编的电影,虽然恶人最终没有受到代价。但是电影上映后,韩国出台了《熔炉法》,让更多的人可以免于受到伤害。因为,一切作恶是需要受到代价的。

  有时候,我们做一些在外人看起来徒劳无功的事情,仅仅是因为我们认为它是对的。

  就像《熔炉》里说的“竭尽全力,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。”电影也是如此,它让我们看到认知之外的事情,也会给我一些启发和思考。

  大学后疯狂追各种类型的老电影,电影对我而言,一是打开了新世界,(毕竟山里孩子以前接触少,哈哈),觉得电影比电视好看太多;二是它跟电视、广播等传统媒体一样,让我接受到更多元、更丰富的外界信息;三是它跟别的媒体类型一样,以一种相对耗时短但回味久的方式,给我很多启迪,关于社会、人性、心理、教育的启迪,关于有很多正直善良公正的启迪,关于很多黑暗暴力绝望的启迪。让你赤裸裸地看到社会和人类一样,绝望中充满希望;让你看到地球和社会一样,安全中暗藏危机;让你看到宇宙和大自然一样,规律中自有演变…

  有时候觉得电影很需要,对于广发民众,对于社会,对于国家,对于地球,对于宇宙。让我们深知人类的渺小与伟大之处,让我们深知人性的善良与残忍之处,让我们深知国家的伟大与危难之处,让我们深知大自然的美妙与残酷之处,让我们深知宇宙的神秘与无限之处。

  其实电影 电视 广播 新闻等媒体必然需要,他们带给我们外界信息,人类再对其做出反馈,所以它们固然重要,人类对它们的思考更重要,否则毫无意义。

  我们平淡的人生啊就是那么普通,可以在电影找到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去做的一些事情,心灵寄托吧

  最初是光影的组合,即默片。再发展到有声电影。使电影更加丰富,表现能力更强。但它只是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。目的可以是娱乐、纪实、宣传某种思想,很多。但是它的创作目的到最后它的影响并不完全统一,与社会环境、观影主体都有关,并不单单反应创作人员的初衷。

  至于说根据电影类型来对某一类作品有各种人为的优劣评价,像评论里面的答案那样。我真的好讨厌这样狂妄自大的评论。希望题主能有自己的认知,所有的答案对个体来说都只是信息参考,最终自己有什么价值评价得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最后一点,如果对电影有自己特别的兴趣,不妨读一读相关领域的有一点权威的书,会比网络上的水文章高明很多,更具有思考、学习价值。

  文学、音乐、舞蹈、绘画、戏剧、雕塑这是人类历史上公认的几大艺术领域,而电影被称为第七大艺术决不是没理由的。

  首先,对科技的使用,没有一项艺术像电影一般依赖科技,每一场视听盛宴里都包含着无数的黑科技,电影在某一方面也在推动着科技发展;

  其次,对时代的记录,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,电影中的场景、人物生活、语言、风俗都是一本完整的历史书;

  最后,对人类文化的探求,用一个故事来探讨哲学、探讨过去、探讨未来,不是很有趣吗?一部好的电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,这话不假。

  起先,是人类无聊时的产物;解决了温饱问题后,总得找点事情消遣时间吧...;

  而后,让人类养成了一种娱乐的习惯,慢慢竟然升华到了不可脱离的生活一部分的艺术层次;

  打发时间,我们一辈子最难克服的就是寂寞,最多的时间就是无聊。用好了就是成功。

上一篇:我和我们


产品展示

产品展示

更多>>

新闻动态

更多>>

相关产品

相关资讯 更多>>

,专营 等业务,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,
联系电话:

CopyRight 版权所有: 技术支持: 百度
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

分享到

取消